本人在德国留学,现居柏林,最近因为退房时,房间地板有损伤,房东要求我吧房间的地板全部更换完,合理吗?

回答1:

来,实实在在给房东发过律师函的我来了。

先说结论:一分不用给,押金必须全拿回来。

我的情况是签了全包的Untermieter合同,加上房东3人合住,临走了要求我付三分之一的Nachzahlung,理由是我冬天暖气比她开的大。我当时很好说话,说行,现在五月,年底才出去年的账单,今年的账单要到明年年底,这个租过公司房的都懂,我说你先退我一半押金好了,我还算了一下,留一半是绝对够付的,被房东拒绝,说没有拿到全部的账单之前一分不退,然后她看到我同意承担一部分,继续加码说你暖气开的最大,你承担二分之一,我俩承担另外二分之一,我就不高兴了,我住最小的一间,觉得都是学生可以出三分之一,居然还能得寸进尺,不仁不义给脸不要,那一分钱也别想留了。

题主一看就是学生,这件事情就很好办了,你只需要花费最多15欧,甚至1cent都不浪费,就可以让张三接受法律的制裁。

有一个准备工作,写一个的挂号信给房东,要求他退押金,这个东西有模版,然后不要寄出,带去学生处给法律教授看。

下面开始操作:

首先,去找学生处的法律援助,带上你的学生证明和租房合同,你写好的挂号信,以及所有和这件事相关的材料,比如房东的短信,地板的图片等。如果你没有房东的不肯退你押金的文字证据,就地做一个,也不很难,发短信聊两句就有了。

法律援助的老师一般是学校法律系的教授,他看过你的合同和材料之后就会告诉你你应不应该付这个钱。在你的问题里,你不用付,原因其他答案讲了,Kaution 是Kaution, Kosten 是Kosten, Rechnung 是Rechnung ,押金的唯一作用只发生在你不交房租的时候,只要你房租按时给了,押金就必须在退房的时候还给你,连本带利的退给你,注意你是可以索要利息的。

跑题了,当法律教授确定你是被欺负了,不用付钱之后,会给你一张纸,上面写着你可以去法院申请援助和怎么去,怎么申请,带什么材料。此处记得拿出来你的挂号信,让教授看一下,没问题就可以直接邮寄了,记得一定要挂号,保留跟踪码。

第二步,房东拿到了挂号信也不退你钱,可以去法院了。材料有那张纸,你的居住证明,学生证明,合同,辅助材料,以及账户余额,记住这个账户余额很重要,要求是必须低于一个金额,然后也没有经济来源,就可以,具体每个州不一样。东西准备好了就去法院,有个人专门办理这个,他会记录你们的纠纷,也会预审,确定你的诉求没问题就会写一个文件给你,内容是你被房东无理扣留押金,注意这里要给出房东的全名和住址。你是原告,他是被告,此行为有一个很有利的点就是一旦他成了被告,就不能就此事来申请法律援助了,他就算没有钱打官司也要自己想办法去。

第三步,找一个评价好的律师事务所,先确定他们提供法院指定的法律援助,把那张纸给他们看就可以,然后确认他们接租房纠纷,没问题了把法院给你的证明交给他,整件事情的细节也要告诉他,然后律师会复印所有材料,并且和你签一个代理协议,签了这个协议之后,你就再也不用理会房东了,因为有律师全权代理你。

之后律师会在一两个工作日拟一封律师函,并且给你过目,基本内容是根据法律,法条等,要求房东退押金到律师事务所的账户,并且给出必须到账的时间。这个文件叫做律师函但是只有房东配合,就不需要承担起他的经济损失,文中会告诉他,超过期限就发正式的诉状去法院,到时候他打不赢官司就要付律师费和开庭费了,那会相当贵。

如果房东退款,那么就结束了,律师会把押金转给你。

如果他坚持不退,就走法院,法院你已经去过了,法院是确定你能打赢才给你文件的你记得吧,所以不用怕,房东败诉之后如果还是没有退钱,超过一个月(我记得是这个时间你具体查查)你就可以申请强制执行了,到时候会直接冻结房东银行账号把划走押金,律师费和开庭费用,由法院把押金退还给你。

最后说一下,这15欧是给律师事务所的,这不是费用,而是一笔税金,然后很多律师事务所看到法院的文件连这15欧都不要的,这种稳赢刷业绩的官司你找谁几乎都乐意,而且你的咨询费最后是由律师事务所和法院结算的,所以放心去咨询就可。

我的房东当年嘴很硬,接到律师函还给我的律师回了邮件,开回两三次把,每次律师回复她之前也会来和我确认邮件内容,都是免费的。

和德国人打交道一定不能怕,不能退,要不他们就觉得你好欺负,我的房东退了我押金之后还出去说我坏话,全是瞎编乱造,说我退房以后房间下不去脚,我就很服气,我退房的时候连个针都没给留下,非常能编,于是我发了封邮件给她,告诉她我再听到什么不干不净的还会发律师函给你,世界立刻就清净了。

再加几句需要注意的,德国的租房法有一个期限是6个月,就是说你搬走6个月之内,房东必须提出需要整改的地方超过6个月就免谈了,同样还有一个条例就是如果你的东西没有全拿走,需要6个月内去拿,没有了可以找房东赔偿,超过6个月就不管了,同样,如果房东觉得你还需要进一步清理,必须6个月内通知你,之后再找你也没有用了。

我的房东属于特别不要脸的,收到律师函之后拍了卫生间的瓶瓶罐罐和地下室的几个纸箱说是我留下的,不回来拿走就不退钱,然后还拍了一张小票,说是花给我的让我补上,小票明细是一套西班牙语的教材……

我真的就无语,卫生间的洗发水沐浴露什么的我当时仍在垃圾桶里,她捡出来说这个她和另一个室友还可以用,我说那你就留下吧,然后地下室的箱子也是我的,我说我联系做代购的朋友搬走,她说那几个大的你留下吧我们可以用,地下室里也没有放东西的地方,箱子很干净可以用,我说可以,然后就在最后变成我留下一堆东西不拿……西班语是她报名了学校的课,巴塞罗那她特别喜欢去了两次,突然变成为了我苦学西班牙语,就魔幻。

律师看了都惊叹,和我说的要不你就给她20欧处理费让她自己扔,我说Nöööö... 我为了防这一手是在满6个月第二天发的挂号信,auf jeden Fall 不可能留给她1cent,律师就回信给她说超过6个月了你自己处理吧,还钱!

再说一个签合同的注意事项,当时我的合同上写着月租金,然后房东给我说这个是alles,我说alles都包括什么,你能不能备注一下,她就在旁边写了,水电网物业这些,最后这些东西帮了大忙。她一开始给律师说她没有说过alles,说我是个骗子,然后上传了她手上那一份,啥也没写,我就给律师看了我的合同原件,圆珠笔手写的备注,律师回复她如果你不认这个字迹可以申请鉴定,败诉也是你付费,她就闭麦了。

回答2:

德国时间2021年1月30日更新:

先附上我们与律师签订的的索赔账单:

然后经历了双方律师的交涉,以及我朋友的努力,现在事情有了变化。我的朋友刚从律师那边得知最新的反馈:前房东对于和解很感兴趣。

附上我和我朋友的聊天记录:

我们索赔2450欧元,由于我和我朋友都已经到了最后一年本科了,我打算继续留在亚琛工大读硕士,计划下学期选硕士课程,他是准备去英国或者苏黎世读书,疫情影响,加上德国人办事效率,即便开庭法官也是会提出先和解。所以我们提出1500欧索赔,加上消除与电力公司的账单和误会。我们的律师也是觉得这样比较快,不然原告都去别的国家了,或者在写论文,这时候再开庭吵来吵去,实在太耽误事儿。

目前我们正在等待那边的反馈。我们索赔的底线绝不退让,我也说了:就算不要钱了,我朋友不在德国,我还在呢,你这个波斯人,别想欺负到我们中国人头上。

以下是原始回答:

不合理!!我前几个月和德国房东“干了一架”(就是互相起诉)!

德国联邦最高法院,公布了此类纠纷的处理案例,明确规定Kaution不是你房东想扣就扣,必须与租客协商。房屋损坏赔偿,也不是你房东说多少就是多少, 你要说这地板2万欧,租客也得赔偿??除非互相协商达成协议,要不就是有第三方鉴定评估,要不然就是民事诉讼,由法院来裁决,否则违法。

我之前的房东,一个嫁到德国的波斯人,明摆着欺负我们外国人,以为中国人是人傻钱多还乖,不敢吱声,就肆意敲诈。(这点必须要说,我们国家很多同胞在外面忍气吞声,就怕摊上事儿。华人被欺负的事儿太多了,可是有黑人的 black lives matter,何时听说有为华人伸张正义的??)比如一个她用了很多年的几十欧的吸尘器,头部掉了,然后呢我们都没用过,她非说我们用了要赔偿,我们说那好,吃个哑巴亏,赔你个头就好了吧。她转身买了个新的还几百欧要我们负担,直接从押金里扣,赤裸裸敲诈。诸如此类的太多了,窗帘有个直径0.5cm的洞,要求赔偿整个窗帘,换新的换好的。一个几十年的老房子,管道有锈斑,也要求我们赔偿,那水管就是十几年前的老管道。。。

可惜她惹错人了,我虽然不是个律师,但是个学过德国法律的人,德国民法典BGB还有经济商业类的法律书,家中常备。我向来是一个不怕事儿的中国纯爷们儿。

这里插一个先前的经历:由于我来德国之前,我的德语外教Andreas Mischer就和我说过,法兰克福的海关臭名昭著,所以我每次走法兰克福都倍加小心。19年我从中国回德国,坐的汉莎,北京直飞,A380全是中国人,海关眼睛都放光。查到我了,先查我手提行李,嘴巴里叽叽咕咕说我手提是否超重,我说:“那是航司的事儿,和你们海关没关系。” 然后那个女海关看了我一眼,继续翻我箱子,男海关从我箱子里掏出一台MacBook,一部 iPad。他来劲儿了,说:“你这个iPad要征税”,我问他为什么。他来一句:“你mac就满足了学习需求,手机是通讯的,你iPad多余了。” 我:“那怎么才不收税?” 海关:“德国买的!” 我不紧不慢从我钱包的夹缝里掏出我叠成小方块的Saturn购物小票,我当时就差糊他脸上了,我还问他:“足够了吗?可以了吗?” 他们露出了德国人惯有的咧咧嘴巴表情,摊手动作,示意我可以走了。我没急着走,今天得理我还就不饶人了,从箱子里,衣服下面,又翻出一沓“欧盟对于留学生电子设备免征关税”的文件,德英版,明确表示我这些可以不征税,征税了也可以要回来。我还很好声好气的和他们说,你们欧盟是有文件规定清楚的,何必弄我呢,罚了我还是要退钱给我。我那时候德语也不好,情绪到了想到啥词就说啥词,甭管地不地道,他们能听的懂。我是从第一天就是和德国人学的德语,所以不害臊不怕人,我有理我怕啥。德国人有时候就是贱不嗖嗖的,就欠怼。(看德国媒体不遗余力的抹黑中国,你就明白了这个民族他不会多尊重中国人的。只是因为是法西斯后代,自己也不好意思明着坏,就看上去反华情绪还算克制。当然也有不错的,我的几个同学还有帮我们的那个德国老爷爷。)

切回正题,决定和这老房东干到底之后,和我朋友一起搜集了包括聊天记录(因为我们拒绝给她钱,她就有些言语威胁嘴巴不干净,直接留下数据,在德国可以索赔,恐吓以及骂人都是违法),还有房屋前后对比图,纠纷所涉及的德国法律条文,联邦法院有关的判决书,还有我们之间的合同细节去抠字眼,多达上百页的诉讼资料。

(我还为此买了一本德国的法律大全!!)

然后我们找了律师,律师给她寄了Strafanzeige,老太婆慌了,没想到这外国人那么硬气,一时半会儿也来不及找律师应诉,想吓唬我们,以诈骗罪把我们告到了当地的警察局。

警官要求我1月6号去警局接受调查。她以为我会怕,会去求她撤销指控,然后乖乖给她扣押金,任由她摆布。可惜我这个中国人太过于硬气,我6号要实习,由于疫情改为线上,我给我教授发了邮件说:我被人诬告进局子了,那天不知道警局给不给我,在他们那儿开zoom(我当时真想得出来。。。)然后和我朋友找到了之前在政府工作的德国老爷爷,然后他认识法官朋友,直接和警官说明情况,明确告知警察这老太婆是报假警。一天后,警官通知我们,这属于民法的民事纠纷,她报假警,撤回我们的控告。接着我给我教授又写了一封信:我说我搞定了,提前从局子里平安无事又出来了,实习会准时参加!

之后我们要求律师加快进度,继续给她发我们的诉讼材料,同时我怒了,可不是要求你全额返还押金这么简单了,和律师沟通后,从租房合同入手,因为是暖租,收的钱有时候会因为暖气用多了,而被额外收钱。我们各个细节都死扣,发现了合同上很多漏洞,这些在德国租房中很常见,但是上了法庭,法院就会判,对租客有利。她扣我们1千多欧,我们除了要求她全额返还,还要她赔偿2千欧甚至更多。律师就等于流氓,被律师看到合同的漏洞,抓住小辫子,那得往死里薅。。。

她慌了,给我们WhatsApp打电话,我们不接,直接一句:你和我们律师联系,谢谢!!

她慌忙找了一个谷歌评分2分的律师,我的律师谷歌评分4点多分。律师费在600欧左右,胜诉概率不会低于9成,因为德国的此类案件都是租客赢得多,我倒不在意赔我多少钱,出一口恶气。

目前案件还是递交法院阶段,按照惯例,之前几个月自然是双方开始互相寄信寄文件“互怼”,然后双方会评估胜算如何,也许会选择给钱和解啥的。但是我们就是要把这个老房东送上法庭,能出的起国,我们还在意那几千欧?就是要给她个教训,出口气。

至于之后庭审如何,因为疫情加上德国人办事情效率极其低下,律师觉得也许9个月到一年多都有可能,反正就算最后法院要求我们庭外和解,我们在这段时间也不会让她过的舒坦,不停的律师信,索赔信,要求出庭应诉告知信等等。

在国外生活不容易,遇到事儿不用怕,法治社会怕什么。我们做到遵纪守法,尊重别国的文化和传统,同时也不要丢掉中国人骨子里的自强和荣光。